<var id="dbqrr"></var>

        <input id="dbqrr"></input>
        1. <code id="dbqrr"></code>

          公司新聞 行業新聞 直播中博農 專題報道
           
          視頻
           
           
          行業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原奶價格連跌7個月 中國奶牛養殖業何時能走出寒冬?
          日期:2018-08-21   來源:經濟觀察報

              原生態牧業是位于黑龍江齊齊哈爾的一處奶牛養殖企業。剛剛擠出來的鮮奶被裝進運輸車,運往幾公里遠處的奶粉生產加工企業,這是原生態牧業90%鮮奶的去處,剩余鮮奶將被送至周邊其他區域型乳企作為高端液態奶原料。


            原生態牧業并不操心鮮奶賣不出去,它所擔心的是賣不上價。近日,該公司在港交所公布的業績預告顯示,2017年上半年凈虧損相較去年還會有所增加。


            負責飼養多年的王鵬(化名)道出其中原因,“奶價太低”?!安糠制髽I的收奶價格達到4元/公斤,有的則更低,為3.5元/公斤??墒敲抗锷r乳的成本價格就在3.5元/公斤左右?!?/p>


            從收奶價格上看,原生態牧業還算是業內的幸運兒。農業農村部近日公布的信息顯示,進入2018年,原奶收購價格已連續7個月下跌。7月我國奶業主產省原料奶收購價格每公斤為3.37元,環比跌0.6%,同比下跌1.2%?! ?br>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嚴重沖擊中國奶牛養殖產業,諸多小型畜牧企業和養殖戶被淘汰出局,中國奶牛市場走上規?;?、集約化的道路。但是在10年轉型期中,圍繞奶牛養殖企業高成本導致的“入不敷出”、低價進口乳品的不斷沖擊等問題依然待解。

           

              寒冬依舊

            日前,原生態牧業的中期業績預告稱,上年同期虧損約為1700萬元,而今年上半年的虧損額將擴大。虧損擴大的主要原因是本地原料奶價格下降。


            多家乳企的中期財報還未發布,但虧損、下降是逃不過的劫數。


            而在一個月前,對于2018年的原奶價格,王鵬還有所期待。他覺得,原奶價格有一定周期,在經歷三年低谷后應該會步入上升通道,因為這背后是眾多中小型畜牧企業的逐漸退出。


            結合多年的宏觀市場經驗,王鵬有點一廂情愿。前七個月的市場還是令人非常失望。


            曾擔任美國跨國公司、國內上市公司人力資源總監、畜禽總經理等多個職務的黃劍黎,對于行業的失望早已習慣?!皬?014年開始,奶牛養殖企業們總是對第二年充滿希望,希望奶價能走出低迷,但直到今年依然還是失望?!?/p>


            決定奶牛養殖企業命運的是原奶的收購價格。正如黃劍黎介紹,2014年開始國內原奶價格進入下行通道,低奶價以及需求轉移讓曾經一度輝煌的乳品上游養殖企業陷入困境,2016年已開始暴露。當年,現代牧業出現公司上市以來的首次虧損;原生態牧業當年也虧損8856.9萬元;中國圣牧雖然取得6.8億元凈利潤,但也出現15%的下滑。


            直到去年,上游企業依然沒有走出業績寒冬。中國圣牧2017年虧損9.86億元,對于虧損原因,該公司坦言為應對原料奶市場需求疲軟而控制奶牛數量,原料奶價格普遍下降,2017年面對乳制品激烈的市場競爭,集團調整市場戰略,自有品牌液態奶的銷量和售價相較上年均降幅較大,同時原料奶的平均價格相對上年降幅較大。


            現代牧業在2017年財報中提到,2017年春節過后,各大乳企原奶需求驟減,原奶市場供大于求,原奶價格持續下行。進入夏季受季節性影響,全國各地高溫、陰雨天氣嚴重,奶牛熱應激造成原奶產量下降。小規模牧場大量退出,大規模牧場經營利潤連連下降,上游乳業儼然處于失望之寒冬。


            值得一提的是,現代牧業財報的主題為“走出寒冬、走向復蘇”,現代牧業認為,原奶價格將于2018年迎來上漲周期,行業正走向一個全新的希望與復蘇之春。


            但2018年上半年,這個春天沒有想象中來得快。7月全國生鮮乳收購價格為3.37元每公斤,已連續7個月出現下跌。原生態牧業、西部牧業等已發布半年業績預告的企業凈利潤均為負數。


            除了低收購價外,養殖企業們普遍認為進口大包粉對于行業的沖擊也是致命的。據農業農村部監測,6月原料奶收購價格每公斤為3.39元;當月國內進口大包全脂粉的價格在3200美元/噸左右。


            大包粉通常包含全脂粉、脫脂粉等細分品類。大包粉通俗理解就是原料奶粉,乳制品企業將鮮奶進行加工形成粉狀的原料,此后再由乳企將購買而來的大包粉進行加工,做成液態奶、酸奶、乳飲料等多款產品。有些乳制品上會標有“復原乳”字樣,指的就是通過這一工藝形成的乳制品,也被稱為“還原乳”。


            乳制品行業的工藝技術是8噸鮮奶可以凝固成1噸大包粉,按照這個比例計算,在國內生產一噸大包粉需要花費27000多元的生鮮乳,而全脂大包粉的進口價格也只有3200美元/噸左右,低于國內成本價格。


            從正常的商業邏輯看,在高價奶與低價大包粉間,企業自然會選擇后者。在今年5月的國務院例行吹風會上,農業農村部副部長于康震給出了一組海關數據:2017年,中國乳制品進口量從2008年的38.7萬噸增加247.1萬噸。2017年進口乳制品折合成生鮮乳的數量達1485萬噸,占國內生鮮乳產量的40.6%。進口的乳制品主要是原料粉,也就是大包粉,2017年進口71.8萬噸,折合成生鮮乳相當于570萬噸生鮮乳。


              高成本的煩惱


            在高級乳業分析師宋亮看來,飽受進口大包粉沖擊和低奶價困擾的養殖企業們,更應該去反思“好奶賣不出去好價格”的根本原因,國內國外養殖業的成本差距到底出現在哪個環節?


            “國內各項成本高就是根本原因?!蓖貔i算了一筆帳:在每公斤鮮奶3.5元左右的成本中,飼草料成本最高,折合到每公斤奶能到2元左右,紫花苜蓿就是從美國進口的。而飼草料中,玉米青貯都是由企業自己種植,但蛋白含量更高的紫花苜蓿等飼草料都需要進口,成本自然就高。按照3.5元/公斤的價格供應給乳企,王鵬的公司就是在賠本賺吆喝?!败俎2?、豆粕等大眾飼料成本高,各類養殖設備也都要從國外進口。另外,國內人均奶牛養殖的成本也高,國內人均奶牛養殖數量不到50頭,但是在國外由于現代化管理手段的實施,人均養殖頭數在百頭以上?!秉S劍黎補充道。


            除了成本差距外,土地也成為行業公認的奶牛行業的約束力。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畜牧業經濟研究中心國家奶牛產業技術體系產業經濟研究室主任劉玉滿,其撰述的報告《中國奶牛養殖業成長的煩惱:成也土地,敗也土地》被業內廣泛轉發。劉玉滿指出,發達國家的經驗和國內的生產實踐均已證明,規?;B殖對土地的需求是一種剛性需求,養殖規模越大就越依賴于土地的供給。國家應為奶牛養殖業出臺相關的配套土地政策,不僅應對現行的土地制度做出相應調整,還應為奶牛養殖業提供的配套土地進行財政補貼,讓養牛人想用地、有地用、用得起。


            現代牧業總裁高麗娜,則從另一個層面解讀了包括現代牧業在內的養殖企業所面臨的難點?!皩Ρ葒馔袠I可以發現,公斤奶成本較高的主產國,如美國及歐盟政府均對奶業提供多項優惠補貼政策,而我國與發達國家相比,補貼力度和寬度相差很大?!?/p>


            值得一提的是,“復原乳”也是煩擾養殖企業的難題之一,“這也是老生常談的話題了,”高麗娜解釋稱:“因為大包粉成本低,很多小型乳企為節省成本會選擇將大包粉復原為其他產品,而不是直接用鮮奶進行加工,這也導致國內產能出現過剩?!?/p>


            今年6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推進奶業振興保障乳品質量安全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其中就提及要優化乳制品產品結構,鼓勵使用生鮮乳生產滅菌乳、發酵乳和調制乳等乳制品。這對于行業來說是無疑是項利好,但是行業人士也紛紛表示,如果只是“鼓勵”,而非“強制”,實際效果就要打折扣了。


              路在何方


            6月,上述《意見》一經印發,黃劍黎心中冒出幾個字:“春天真的不遠了”?!兑庖姟分赋?,強化和鼓勵金融保險支持、奶畜活體抵押貸款、養殖場抵押貸款等信貸產品的嘗試,以及開展生鮮乳目標價格保險。他判斷“中國奶牛養殖行業,必將迎來脫胎換骨的蛻變?!?/p>


            打鐵還需自身硬,在行業蛻變之前,企業自己也要想辦法盡快走出低谷,這是高麗娜一直以來的想法?,F代牧業的做法是提單產降成本?!耙话愣?,當每頭成乳牛的產奶量有所提高,生產單位的現金成本便會減少?!备啕惸冉榻B,2017年現代牧業平均每頭成乳牛產量為9.8噸,今年年初的預算是在此基礎上還要提高0.3噸。


            高麗娜判斷隨著第三四季度的到來,下半年形勢會有所好轉,第四季度奶價會出現上漲。


            成立于2005年的現代牧業,專門從事奶牛養殖和牛奶生產,2010年在港交所上市。按照牛群數量及原奶供應量來看,現代牧業是目前國內最大的乳牛畜牧公司及最大原奶供應商。


            今年一季度,現代牧業結束了連續兩年虧損的局面?,F代牧業身上的變化或許也能給養殖企業帶來啟發和借鑒。


            除了奶牛養殖外,現代牧業在近些年開始專注于自有品牌的打造上,牛奶產品也一度在市場上暢銷,但是消費疲軟和市場競爭加劇下,自有品牌也沒能給現代牧業帶來可期的回報。去年,現代牧業開始集中資源專注上游奶牛養殖業務,并將自有品牌的銷售交予蒙?!,F代牧業方面也曾表示,受益于銷售模式改變,下游品牌奶的行政及市場推廣費用大幅下降,降本成效顯著。


            事實上,和現代牧業一樣,從奶牛養殖上游將產業延伸到下游自有品牌產品生產銷售的企業也不在少數。行業人士的普遍看法是,這屬于被迫之舉。在原奶賣不動時,加工成為產品也是一種提高收入的手段,但是從實際效果看,企業們的嘗試成效甚微?!皩I的人干專業的事,”宋亮直言,奶牛養殖和產品銷售本就是兩套體系,現代牧業回歸上游,將下游交給更加善于操持市場終端的蒙牛有其道理。


            黃劍黎也同意這樣的說法,他不建議奶牛養殖企業做下游嘗試,“打通產業鏈的做法是無法鋪開的?!秉S劍黎舉例,反之很多下游企業也不會做養殖的全產業鏈,“因為養殖本身是重資產,投入會很大?!?/p>


            深陷債務危機的輝山乳業便是前車之鑒。輝山乳業2016年財報顯示,公司業務覆蓋整個乳品產業鏈,包括畜牧草、輔助飼料的種植和加工及精飼料的加工,奶牛養殖以及輝山品牌乳品的生產和銷售。但2017年輝山乳業股價閃崩,牽出巨額財務危機,直至今日仍未復牌。

          關于中博農 | 新聞中心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企業郵局
          中文字幕丝袜第1页